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綠皮火車的旅途

來源:新民晚報 | 薛舒  2019年10月07日09:16

在東北,最合適坐綠皮火車去旅行,因為每一個東北人都是調侃高手,一節車廂,就是一場文藝演出。坐綠皮火車,夏天太熱,因為沒空調,冬天卻是再好不過,人擠人,瓜子花生燒酒,一路煙塵味兒伴著嘮嗑聲,熱火朝天。所以,冬天度假,適合去東北,并且,要坐綠皮火車,去那些有著如雷貫耳的名字卻從未見識過它們的真面目的小城。

自然先要從嶄新的哈爾濱站出發,土黃色墻壁綠色圓頂東正教堂正對著北廣場。進站前一定要先為自己買一瓶礦泉水,因為,一旦進入那棟俄羅斯風格的龐大建筑,就再也沒有一處拉拉雜雜小打小鬧的店鋪,沒有便利店,沒有面館、包子鋪、快餐廳,什么都沒有,干干凈凈的,像一個高雅的貴族,還是患了潔癖的,不食人間煙火。

然而,別急,忍一忍,一旦檢票上了那列綠皮火車,活色生香的凡俗人生立即回歸。你捏著車票找到自己的座位,你發現已經有年輕人一枚安坐,蹺二郎腿勾腰剝花生,儼然主人姿態。當然,他一定會抬頭,他也一定會發現這個座位真正的主人如期蒞臨。然后,你一定不會想到的是,他臉上立即堆起笑容,就像小舅子見到了大姐夫,欠身挪屁股滿嘴噴花生香:來來來,坐,坐,擠擠,咱擠擠……你是被他硬拉著坐下的,很客氣,很熱情。你屁股剛落座,他就展開一條手臂把你的肩膀勾住了。三個人的座位四個人坐,不勾住你,你一定會一咕嚕掉下地去的。

你本想發作,嚴正告訴他:請您站起來,讓一讓,這是我的座位。如果他不肯,那你就準備用更為嚴厲的語氣告知他:你這是霸座!我要找列車長!可是,你看見他小舅子般的笑容熱烈綻放,以及他溫暖的手臂攬住你的一瞬間,你開始猶豫,要如何做,才能有禮有節而不失體面地拒絕他熱情友好無私的身體和心理接觸?

火車開始移動,站臺節節后退,車窗外閃掠過皚皚白雪覆蓋的房屋,然后,叢林山巒浸染的素白寒意,透過玻璃窗耀著了你的眼。你還沒想出如何表達自己的不滿,如何把座位完全奪回,如何讓自己的整個臀部都有著有落的時候,他已開始描述他窘迫而又牛皮哄哄的人生。

來哈爾濱干啥?生活不易,做生意更不易,得先學會做人!現在什么最重要?改革開放最重要……大哥您是哈爾濱人?不是?哪里高就?復旦大學?那太巧了……我大姨家的外孫子去年考上了哈工大,辦了十桌慶功宴。他沖你豎起大拇指:牛!好像,他參加的那場慶功宴席是你家辦的,你的復旦大學,和他大姨家外孫子考上的哈工大,就是同一個老板開的連鎖店。

你再也撐不起一點點底氣告他霸座了,綠皮車廂外面的世界是零下二十八攝氏度,你卻被他摟得暖暖的,甚至,你開始剝他的花生,嗑他的瓜子了,自家院里種的向日葵,鮮甜鮮甜的。其實擠擠也挺好,暖和,熱鬧,滿車廂的人,還有不少站著呢,哪個座位不多坐一兩個人呢?就好像,一車廂人都是親戚鄰居,一不小心,在同一列綠皮火車上碰見了。有熟人陪伴,旅途就不寂寞,時間也過得快多了,兩個小時很快過去,廣播報站:前方到達,牡丹江站。

多好聽的名字啊!牡丹江,林海雪原,即便前一陣子網上鋪天蓋地報道雪鄉坑游客事件,依然擋不住人們坐上綠皮火車,去一趟白雪覆蓋的地方度假的興致。你也不能脫俗,網上預訂,于老二家的屋,土炕燒得燙燙的,往上一躺,老寒腰都能治好,就是房費是有點貴,不比五星級酒店低。可是,這年頭,坐上高鐵飛一樣到達終點,在賓館里吹著空調吃大餐,又有什么稀罕的呢?你要的,不就是柴火燒的土炕的干燥暖?你要的,不就是那種熱乎乎的,綠皮火車的旅途?

sg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