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色彩引領風尚

來源:光明日報 | 崔文華  2019年10月07日07:50

一提起顏色,中國人印象最深的應該是紅色,紅色經常被賦予中國傳統文化的意蘊,被中國人親切地稱為“中國紅”。同樣,靛青、茶樹白等獨具中國文化特色的色彩也在中國人的記憶中清晰可見。近期在央視財經頻道播出的《時尚大師》第二季通過十余位知名設計師,用自己的設計作品詮釋個人與色彩的古今對話,打造了中國色新國潮,向觀眾傳播了“時尚應該代表著文化自信和自我態度的表達”的觀點,從時尚維度提升民族自信心。

通過觀看節目我們發現,中國文化里描繪的色彩不僅是西方理解的色譜,更是東方意境的表達,背后蘊藏著中國人獨有的審美情趣和古老的東方智慧。時尚的設計會給每個人的生命時光賦予矚目可見的華彩,讓這片華彩上閃爍屬于自己的人生故事。正是這些獨具中國特色的中國色彩,引領著中國潮、新風尚。

在時尚領域,服飾文化是一種極具流行感的文化體系,具有很強的傳播性。時尚踐行者的努力讓人間處處存在和諧的色彩交響,每個人都是演奏者,都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聲部元素。時尚豐富度是社會選擇自由度的文明化表達,時尚深厚度是社會文明傳統豐厚度的折射。服飾作為社會生活中兼具物質和精神內涵的特殊消費品,以形象直觀的方式折射著社會政治、經濟及文化的歷史變遷。例如,在《時尚大師》第二季第一期節目中,設計師蔣瓊耳精選出100個家庭故事,帶領觀眾從海軍服、藍色工裝等服飾變遷中感受跨越四代人的情感連接。

時尚其實是時代風尚,時代崇尚。人們通過服飾的創造、變革,表現個性的解放和自由的愿望,表現對美的追求。現代著裝觀和服飾形象清晰體現著,也充實著現代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人們在生活觀念解放過程中相信多元化的服飾是使社會活躍化的色彩,是讓時代生動化的表情,是讓思想觀念解放的面容。服裝作為“第二皮膚”隨著文明進化被賦予了文化功能,能夠附著具有無限表達可能性的社會文明符號,是重要的文化載體。改革開放讓每個人的自由選擇范圍日益擴大化,讓服飾時尚的歷史洪流強勁流淌。這個色彩歷史的滾滾長河,折射出當代中國人由單調到多彩的心路歷程,同時也展現了由中國色彩引領的中國新風尚。

時尚設計的重要藝術語匯是色彩,《時尚大師》第二季也正好從“中國色”入手,展開時尚文化的探尋之旅。在人類社會中,色彩從來都不是簡單的物理現象。世界文明史表明,如何認知和使用色彩具有鮮明的民族文化特點,色彩體系突出表征著一個民族的文化傳統和特定內涵。可以說,一個民族的色彩文化是該民族最容易辨識的文化標志。中華民族的自有文明創造了自己獨特的色彩文化體系。一個民族對色彩的認知、理解、把握、運用是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形成的,是一個復雜的文化積淀過程,是一個美感進化過程。沒有民族文化歷史依據的時尚色彩難以深入人心。因此,《時尚大師》第二季一方面從經典文學和古代書畫中深挖中國色彩的多元借代與豐富內涵,諸如“墨悲絲染,詩贊羔羊”等詩詞歌賦和名著典故讓觀眾深諳中國傳統文化的厚重。另一方面結合當下時代精神予以勾連和引導,實現中國色彩“前世”和“今生”的巧妙銜接。例如,在時尚媒體人張宇看來,“留白是一種審美,在進行視覺創意呈現的時候,空出百分之二三十,給予一個想象的空間,這樣才會更有意思。留白也是一種取舍態度,做人的時候多點留白的態度,能讓大家相處得更和諧”。從古至今,從淺至深,從傳統到現代,從物質到理念,節目跨越視覺表象層面,實現了對色彩歷史的深層文化解讀。

國之大,在于疆土在于民生,也在于文化與審美。今日之中國,輸出中國人之于時尚、色彩、審美的東方定義,讓世界看到了不一樣的文化表達和文化自信。

(作者:崔文華,系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sg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