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陜西北路網文講壇:寫古代言情,也要考據歷史

來源:澎湃新聞 | 夏奕寧  2019年09月27日08:45

隨著廣大女性成為中國互聯網消費的主力群體,從網絡購物到網文閱讀,再到衍生影視劇甚至是網游手游,越來越多的女頻題材作品大放異彩。其中,古代言情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故事大類,從中誕生了不少知名作者,與或精致考究、或歡樂跳脫,但都情感豐富濃烈的佳作。

近日,第33期陜西北路網文講壇邀請到了閱文集團旗下代表性古言女作家吱吱、閑聽落花,資深編輯高皓玥(網名香菜),與讀者一起來聊聊“古言里的那些事”。

左起:香菜、吱吱、閑聽落花

當天做客講壇的吱吱與閑聽落花,都是閱文旗下起點中文網女頻欄目的超人氣作家。吱吱著有《以和為貴》《好事多磨》《庶女攻略》《花開錦繡》《九重紫》《金陵春》《慕南枝》《雀仙橋》《花嬌》等多部作品。閑聽落花著有《九全十美》《花開春暖》《錦桐》《盛華》等多部作品,已有兩部作品正在影視改編籌備中。在現實中兩人也是私交甚好,彼此都很關注對方的創作。

在投身網文創作之前,閑聽落花是一位資深的人力資源管理者,在她看來寫文也一定不能脫離生活,尤其是書寫人物關系復雜、經常涉及宅斗宮斗的古言就更加需要從工作中汲取靈感。閑聽落花強調:“不管女主角的姿態如何軟,手段如何柔和,怎樣迂回,她最后依靠的肯定是自己。男女主角的愛情不是對方的施舍,而是平等的交換,就像《致橡樹》里寫的那樣相依相守。”

而吱吱則笑稱自己的古言故事其實都能套入現代的職場架構,比如老爺一角差不多就是“董事長”:“雖然我們寫的是古代的背景和人物,但內里的悲歡是和現代相通的。包括我們寫的愛情觀、為人處世的方式,實際上都是現代的體現。希望能給看我們書的讀者一點感悟,那就是有些東西還是要努力抓住,不要放棄自己,感情也好家庭也好都需要你自己去經營。另外也是希望大家相信好人是有好報的,主角會有一些遭遇,但最終我們的故事落點肯定還是在真善美。”

除了極具人格魅力的角色塑造,吱吱與閑聽落花能在古言這個可說是被寫爛的題材類型上開拓出新天地,還在于她們的作品細節考究、有文化底蘊,能讓讀者感受到“古風”。問及如何做到背景細節的精準把握,吱吱透露她的父親曾是《解放軍日報》的特約記者,“放幾十年前就是十足的文藝男青年。”因此吱吱從小就在家里閱讀各種中外名著,并自然而然地開始自己創作小說。

“我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故事可以是虛構的,但細節一定要是真實的、經得起推敲的,這樣才能引人入勝。”吱吱“訴苦”道,有時可能文中讀者讀了覺得就是很普通的一句話,但背后的細節其實作者花了很長時間在查資料上,有的時候甚至完全查不到,就會去請教男頻的一些寫歷史的大神。

“比如男主角考上了狀元,但狀元不是每年都能考,還要從秀才、舉人一路考上去,每年都還要評審資格作末尾淘汰制,這些資料都要查。”吱吱表示剛開始寫文時,日更3000字其實頗為勉強,因為可能要花半天時間在查找資料上。不過她始終覺得這也是寫文的樂趣所在,并笑稱自己快成了半個明史專家。

這份嚴謹的態度也延續到了吱吱正在連載的新文《花嬌》中,“我設定的主角的故事在臨安,從臨安到杭州要花多長時間?水路和陸路分別要多久?換算成古代的時間又是多長?因為這些相當于在衡量中國古代的交通實力,統統都要搞清楚,可能我查6個小時才找到一句話可以佐證。”

對此偏愛宋朝背景的閑聽落花也頗有同感:“即使是架空題材的文,背后也是有史實倚仗的,官制習俗、人物稱呼,包括物價等等都要認真研究設定。”長期的古言創作讓閑聽落花說起歷史知識也滔滔不絕:“宋代可以說是最市民化的朝代。在唐代還是實行宵禁的,但是宋代之后夜生活也很豐富,燈火通明,熙熙攘攘很熱鬧。而且宋代甚至還有賣貓糧的、送外賣的,有很多讓人意想不到的知識點,都可以在史料中找到出處。”

除了愛情,閑聽落花也希望向讀者輸出靠譜的歷史知識:“寫古言要能夠在讀者心目中立得起來,可能我真的要去考一個歷史專業!”借此機會她也向廣大“催更黨”讀者呼吁:“你們越著急,作者可能就寫不好了哦!”

當主持人香菜問及為何近年改變了一貫的寫法,由勾心斗角的宅斗轉為相親相愛的相處,吱吱笑稱是好多讀者吐槽太復雜的人物關系和情節很難記:“連我們過年走親戚都可能搞不清楚親戚關系,是吧?”于是決定嘗試用比較簡單的人物和故事來寫深刻的愛情,有技巧性地避開了一些繁復的歷史考據。閑聽落花也直言寫文至今心態越來越淡泊:“我的新書里沒有宅斗,沒有宮斗,就是人和人之間簡單的相處相愛,可謂是大道至簡,用一種新的態度回歸言情的本相。 ”

在吱吱看來,自己早期的創作習慣把所有美好的、她不能得到的事情寄托在筆下角色上,屬于偏直覺性地造夢。而漸漸地她通過寫書更加認清自己、學會取舍,做到了從小說吸收到奮進的力量、回歸自然生活。“可以說網文改變了我整個人,我變得更平和更寬容也更能夠體諒別人了。我也從中得到了年輕時候希望得到的榮譽、實現了夢想,當你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你的創作就不會感到累。”

閑聽落花也坦言即便已經寫了那么多,開新文時依然會感到有壓力,讀者的關注也令自己有種必須不斷突破自己的緊迫感:“和大家同場競技,每年都會有黑馬作者出現。數據很殘酷也很公平,市場會如實反映你的成績。”但更多時候寫文對她們來說接近一種減壓:“生活中會看到一些社會事件,按照道德來說已經很敗壞了,但是按照法律壞人就不受懲罰,對于這樣的憤怒,我想我會在文里發泄出來。”

除了網文作者,閑聽落花還身兼上海網絡作家協會理事一職。問及在古言寫作上對新人有怎樣的建議?閑聽落花出乎意料地表示,希望新人作者先不要急著閱讀參考前輩的作品、查找一大堆資料。

“最重要的是你能先想一個好看有趣的故事出來。至于背景、細節,都可以慢慢學習再補充,讓你的故事越來越站得住腳。打個比方,我們穿衣服時如果什么都沒有,就先拿塊布挖個洞套上,至于衣服上有沒有繡花、有沒有別的裝飾,都不是最重要的,首先你得有一件可以穿的‘衣服’。” 閑聽落花說,“正所謂‘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 

sg赛车计划